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
新宝6注册地址

“美军喜剧”:从《太空部队》到约翰?海滕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22-05-25 16:58
分享到:
html模版“美军喜剧”:从《太空部队》到约翰?海滕

前言

受限于大洋彼岸越发魔幻的局势发展,以政府部门主题的美剧不论是在质量,还是在数量上都在迅速萎缩。2月18日上映的《太空部队:第二季》也未能免俗,从暗戳戳搞事的黑话大篇(此处并不特指厕所所长)变成了预算有限的室内喜剧。本人针对这部美剧的文章也因此搁浅(实际是因为玩《影子武士3》鸽了)。

(不怪我,第二季确实不好看)

但是同样受限于目前更加魔幻的卫生问题??同时也因为《影子武士3》我花5小时就通关了??我不得不把这部美剧再看一遍。作为军事外行的我猛然想到了一个名字:约翰?海滕。更加令我惊奇的是,作为美军技术体系的核心人物,他在中文互联网的资料近乎少得可怜。

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查阅了海滕的履历。作为一名美军高级将领,他的生平不能说是赛博朋克,也可以说是艺术人生。其离谱程度比起《太空部队》,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我并没有巴尔扎克那样的文笔,但是我还是想和各位分享这场持续两年的“美军喜剧”。

将军升天

说实话,从《太空部队》的定妆照上,你就可以看出来史蒂夫?卡维尔的扮相确实在向约翰?海滕看齐。卡维尔在剧中焦虑不断,少言寡语的行为模式也跟海滕的公开形象有点相似,不过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,这两位的唯一共同点,可能只是“升天”。

在《太空部队》的设定中,卡维尔扮演的将军是正经的空军出身,高端飞行员,直升机战斗机都能开,还在南斯拉夫被对面打下来过(此处可以喝水)。入职太空军之前,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成为空军部队的老大。本质上是一位“战斗精英”。

现实生活中的约翰?海滕,从军经历则倾向于高科技。虽然他是在大学期间进入空军,但是他搞的不是飞机,而是卫星和导弹……的采购。当然,在后续的服役经历中,他开始参加反卫星项目的技术工作,甚至还在夏延山和战略司令部干过。比起电视剧里的卡维尔,海滕不但专业对口,还是专业的技术人才。

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,这样的角色差异相当于李文彬和刘杰辉。一位负责升天打人,一位负责送人升天……

不过“升天”这个事,确实贯穿了海滕的一生:他老爹曾经参加过土星五号火箭的开发,去的学校全是宇航员命名(格里森高中,这位是阿波罗1号测试殉职的)。所以他在大学念的是工科,目标是为了当宇航员。只可惜他视力不好,还交不起哈佛的学费,最后“勉为其难”的加入了空军部队。

好消息是,他的技术进修并没有白费。哈佛大学的高学位,给他带来了一个很高的起点(空军少尉),很早就参与太空作战项目。经手过大量的高技术项目后,他成为了美国公开露面的军方官员中,为数不多推广先进作战概念的将领。长期参加采购工作,也让他更加关注技术采购的管理,可以有效监督“黑科技”项目的开发。

(海滕也许在这里值过班)

?理论上说,海滕的生涯上限是空天司令部司令,继续管理自家的高精尖武器。但是在2016年,他却接受了一个重大的任命: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。

海滕不但要捣腾卫星导弹、网络战、全球打击、多军种联合作战……各种高技术战略工作都要管。他发现美军的技术更新出现了停滞,这让技术出身的他充满了焦虑。这一焦虑,就焦虑了三年。

2019年,海滕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:

好消息是,他不用当战略司令部司令,短时间内不用再焦虑了。

坏消息是,他的新职位是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。

有心无力

理论上来说,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对海滕来说是正儿八经的高升。美军想要打仗,各个军种的头头要在参联会里面商量事。参联会主席就是军队体系里面的一把手,副主席就是二把手。就算加上总统,海滕也应该算是三把手。

可是这套体系有两个小小的问题:第一,他的上司,参联会主席马克?米利是一个“二战怀旧主义者”,往好了说,他俩决策互补,往坏了说,这两位天天打架。“可敬可爱”的米利总长,不但把美军军服改回了二战版式,还想推动“旅改师”,用大规模的兵线压死对方。

(米利老哥就是国会山事件期间上街那位……)

这个思路怎么形容呢?就像是海滕在开发超时空激光炮,吓得对面坦克不敢出门。但是米利指出,我们要用50个狙击手打坦克,然后,坦克选择对狙……

第二,他的顶头上司,是唐纳德?特朗普……

总而言之,海滕副主席的两年(这个问题我们后面说),是折磨的两年,是“下克上,边骂边滚刀”的两年,更是“开着飞机去坟头吃祭品”的两年。

根据他自己的说法,这两年他遇到的问题,可以分为四个大项:合作问题,体系问题,效率问题,指挥问题。

我们首先聊第一个问题,合作问题。军方想推动技术项目研发,很多时候要跟外部的企业机构合作。军方项目,就要考虑信息保密。那么请问,企业机构能掌握多少项目信息才能不泄密呢?20%,30%,还是10%?

正确答案是:零。坊间传闻,五角大楼有一个价值上百亿的数据升级业务(放到国内就是上云)。结果技术开发研讨会上,不管是微软、亚马逊还是谷歌的技术代表都没有办法参会,因为其中的硬件和软件指标全部涉密。几家技术巨头参与竞标,结果自己要做什么业务都不知道。

那么拥有涉密权限的企业要怎么工作?答案是输入用户名和密码。如果是开关机输入密码,这个过程还算正常。但是实际操作是:开机??输入五角大楼密码??上网??输入陆军密码??打开文件夹??继续输入密码??要动用别的软件??密码不在自己手里……

当然,上述两个案例属于极端情况,但是海滕两年以来,一直在表示“军队过度保密影响开发”,可是保密工作改革却一直没法执行……

(这位老哥,尼古拉斯?夏兰,被五角大楼的AI和云计算项目气的半死,离职之后专门写文章开喷,内容非常的祖安)

技术研发笑话到这里还没完,我们再看看体系笑话。

根据海滕的设想,未来的大国军队要实现跨军种合作作战,指挥能力和设备通用能力要足够强。陆军的东西,海军要会用。海军的系统,空军要看得懂。最理想的情况是,大家能在一个技术研发体系下沟通,尽可能不要各立山头,单独作战。

但是现实情况是什么呢?

假设美军想要研发一款新的战略级导弹:

这个导弹理论上应该找空军,因为空天军负责一定的导弹运作。

可是陆军就要说话了:我们要保证打击能力,也得有导弹。

海军一拍桌子:看不起我潜艇是吧?!

于是三个军种都拉了各自的团队,一个军种200亿美元,都要研发导弹。

由于这三个军种的导弹项目各自研发,还要单独研发一套互联系统,确保五角大楼能够指挥三种导弹。

效率问题则更加爆笑,这个问题源自海滕的一次“下基层”:五角大楼的一款软件升级,给海滕交的报表是四年。他想看看软件开发的行业进度是怎么样的,于是就去了趟硅谷。硅谷老哥表示,公司为了赶版本更新,经常996,有的时候版本一天就整完了。

这还不算完,由于美军需要处理“海啸级别”的数据量,美军需要全军级别的数据处理计划。在经过了快十年的讨论和反映后(Defencenews原文),海滕代表参联会给出了准确规划:“预计到2030年,国防部处理数据将不再面临巨大挑战。”

那2021年怎么办?

?

如果说前三个问题是典型的“美利坚笑话”,最后的指挥问题就可怕得多。一直以来,美军指挥给人带来的印象是“天眼天网,天帅天兵”,拥有着所有的信息资源和情报资源。但是海滕在公开演讲中表示,他们的战术推演只有陆海空三军,他主导的卫星战、网络战都模拟不了。

这个推演的结果是:美军刚开局,就被电磁干扰作战干掉了指挥互通体系,天上的飞机和海上的舰艇到处乱转,最后被打的满地找牙。

为什么他们的指挥体系会原地爆炸呢?因为他们的雷达站靠谷歌地图就能找到,而且基本没动过……

黯然退场

海滕原本要任职到2024年,也就是说他要被折磨五年,但是仅仅过了两年,他就被更离谱的事情给搞下马了。

2019年7月,一位“不愿透露姓名”的高级军官向美联社表示,海滕在2017年时老不正经,对女助手搂搂抱抱。这篇“小作文”绘声绘色,还特意加上了一句话。

我的生活被这事毁了。

男女关系写小作文这件事大家司空见惯,但是在军方写“小作文”,不但会干扰保密原则,干扰被曝光者的正常职务,还可能涉嫌政治势力的互相倾轧。所以在过去,美军针对类似的问题都是内部处理为主。

但是在2015年之后,美国政府通过了一个非常奇怪的《受害者保护法》。这个法案里,涉及军队的性侵案件可以用民事司法渠道处理。从表面上看,这个法案鼓励受害者主动伸冤,但是一旦遇到“小作文”,这个法案就会被滥用。海滕因此受到影响,凯发国际是什么,参加了大量听证会,严重干扰日常工作。

(这位才是小作文领域的巅峰)

闹到这个程度,军队就要彻查,写小作文的这位也被扒了出来,是陆军上校凯瑟琳?斯普莱斯托瑟。于是喜闻乐见的反转开始了:

按照调查员陆军准将格雷戈里?鲍恩的说法,凯瑟琳“以自我为中心压迫他人”。

目击者表示,凯瑟琳这人经常把别人的方案改成自己的名字发给海滕。她还没事打听海滕的出行细节,甚至要问车队里面的座位安排。

还有几位目击者表示她“公开发泄的语气和严厉程度超出了高级军官的预料”。

这个剧情,只能说是非常的“羊胎素”……

但是被这么折腾一通之后,海滕也只能选择退休。而且讲道理,他已经干了40年了,现在都推不动,以后也没机会推了。

2021年11月,海滕退休,美国海军上将克里斯托弗?格雷迪稀里糊涂的接了他的班。这位连拍照都有着谐星气质的将领,在美国军队服役40多年后,以一个极为黑色幽默的姿态,离开了他建立的先进技术开发和采购体系。

这张照片有着说不出的“弱智”感,看样子在阿拉巴马待太久的话,人看起来确实会很蠢

(海滕小时候住阿拉巴马州)

在他最后出面的几次演讲中,他还时不时地抱怨自己只想当个上校:

当将领这件事情非常的累,我也不是谦虚(这段是原话),我就是个搞技术的,如果我有机会的话,一定会选择重新来过。

结语

《传送门2》的编剧曾经说过一句话:

喜剧有两种:世界疯了你正常,又或者是世界正常你疯了。

约翰?海滕的艺术人生,显然是喜剧。

在线客服
售前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服务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